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地震科学 >

到底是谁的错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今病小愈网

  连续出了好多个焖火子太阳,g城在这个初夏的季节里比往年都要热。老城区真的老了,里面租住着五湖四海的打工族。当然,他们都在新城工业区打工。

  老辣家的老房子就剩下他一个人,妻儿早就移民了,因家里许多往事记忆,老房子一直空着,没有出租,只等过几年拆迁之后再说。

  老辣记得妻儿走的那年,他的仕途正飞黄腾达。把那个整天苦着个脸的女人送上飞机,心里顿感轻松。接着几年陆陆续续把身边堆积如山的钱转走之后,老辣真是心花怒放,无钱一身轻,每一年的进项还是那么丰厚。妻儿早就入籍他国,虽说儿子既没有成才也没有成就事业,倒不像其他官二代败家,他家的钱,据说能够保值。古话都说过,创业容易守业难,就他这点关系网,能混到这个样子,已经是大富大贵,儿子能给他守住钱财,已经是最争气的儿子。当初,老辣望着堆积如山的金钱,害怕过,第一想法是把妻儿放走,他们走了,给他带走了麻烦,苦瓜脸同时带走的还有那双吃醋的眼睛,这让老辣浑身都舒服。

  老辣十年前到过妻儿的家,儿子在那个苦瓜脸的唠叨中娶了个漂亮的农家女子,当然是个留学生。在老辣的心里,苦瓜脸虽说老了,在他的生命中,这个女人真是个值得他托付家业的女人。最让老赖感到骄傲的是,国外没有计划生育,他的儿子已经生了两男两女,偶尔过年团聚几天,那可是他老辣的骄傲。

  老辣此刻忽然想起妻儿和孙子们,心里有些悲凉,很想丢开国内的一切跟他们共享荣华富贵,天伦之乐。老辣打开每个房间的门,里面的家具比他还老,有父母留下来的五六十年代用过的没上漆的桌椅板凳,也有他和苦瓜脸四十多年前结婚时的简陋家具。

  老辣望着家中这些旧痕迹,莫名地有些伤感,曾经这里有个幸福热闹的家,家随着他的官位不断攀升而沉寂,这是官位需要的假象。无论他有多少钱,他的一切国家都包办了,轿车,司机,每一个行程,幸好没有规定他只能跟苦瓜脸睡觉。这就是官人们的最大的自由,制度和法律都暗地里维护着他们的财色。老辣和所有同仁一样,很讨厌这些压抑的官场作秀,不秀又不行,还得努力秀出一流水准洛阳癫痫病救治中心,秀得到源源不断的金钱才是硬本事。

  老辣一路走来,最欢心的是身边那些自动送上门来的女人们。胖的瘦的、高的矮的、穷的富的、已婚的未婚的,他不记得究竟有多少女人心甘情愿陪他睡过,也不记得是他主动,还是暗示,还是用权利得到,反正那些女人总是缠着他,就是没有见过反抗的女人。

  老辣记得最后一次心动是在他花甲之年的那个生日宴会上,g市人大派来两位风华正茂的主持人,男主持人三十多岁,女主持人阿罟二十四,大学毕业直接在校读研,高高的身材,丰满而性感,一双眼睛讨好地望着他,老辣的心砰砰乱跳,当晚留下阿罟谈心。老辣没有很多表达,说妻儿离开他很久了,身边需要个女人照顾,阿罟没有矜持,也没有做作,直接开出条件,房子和荣华富贵。这对老辣而言实在简单,他养着的女人自然而然就会养尊处优。中国的官位和平,每次拿到大把大把的钱的时候,有些地方说农民为了百把块钱寻死觅活,他就想笑,穷人真的太死心眼,活在这个伟大的祖国,伟大的时代,只要舍得,就会得到,特别是女人,再丑的女人只要舍得都能得到金钱,唯独那些舍得下死力劳动的人才会得到穷得要死的命运。

  老辣得到阿罟之后,很长时间没有闲心看别的女人。阿罟热烈,每天把他刺激得就像着了魔,幸好老辣在体力上没吃过亏,又喜欢养身,虽说年岁老了一点,倒也没有让阿罟失望,阿罟在他怀里第二年生了个大胖小子,老辣老来得子,立刻买下了花园洋房,把阿罟母子接了进去。

  老辣很注意自己的行动,虽说他们圈子里的老帮子都有猫腻,过于招摇还是会惹麻烦的,老辣不想发生这么悲催的事情,想隐蔽地捞几年就退休,那时候,爱怎样就怎样,更何况,他要为这两个小的筹划好,等他们稍微大一点送去国外,老辣考虑过跟妻儿去团聚,可惜,他不喜欢国外的生活。住在国内享福,横着竖着都有钱,放个屁都恨不得让医生帮他们用湿纸巾擦一擦,出国对他们而言绝对不舒服,他们过惯了中国式的老爷生活,哪里愿意受别人的约束,何况语言不通。

  老辣一直都很谨慎,虽说阿罟找他要的钱并不少,好在阿罟离娘家远,老辣除了跟阿罟打交道,不用应付阿罟家的人情。老辣退休之后,经济收入明显减少,为了不让阿罟发脾气石家庄市权威的儿童癫痫病医院,老辣在能得手的地方还是伸手了,好在他们这地方实在是有着永无止境的发展空间,他的权利他的面子能让他应付阿罟母子的费用。

  阿罟又怀孕了,老辣不想再要孩子,可阿罟不这么想,说什么都要把孩子生下来,要求老辣把老房子给她的儿女,这让老辣很恼火,老房子早就在大儿子名下,大儿子虽说没有什么大本事,跟他妈一个样,守财还是不错的,特别是祖宗传下来的财产,他是点滴进账,这是祖业,老辣不敢随便更换门庭。苦瓜脸似乎早就知道老辣有外室,她不争也不想争,更没指望过得到他的爱护,她感谢这个没让她闲心的男人给了她一个儿子,儿子让她不用出手做任何无谓之争就有了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她在国外过得不知道多潇洒,永远那么相敬如宾的打电话商量家务,好像他们是那么的相互牵挂。苦瓜脸其实是真聪明,只要老辣拿钱,觉得老辣从里到外都脏,很多年前就已经分居,远离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

  老辣关好门,锁好防盗门之后上车,回到自己的官邸。这地段的房子可不是任何人都能住进来的,唯有他这种有身份的人才有资格住在这里。这里都住着裸官,家属全在国外,进出的人都显得朴实无华,就算是逢年过节,家属偶尔回来,都是那么低调,家里进出买菜烧饭的女人都是保姆。当然,跟他们相隔不远的地方都有另外一个家,里面住着千娇百媚的年轻女人和幼子。天知地知,上层知道下层的老百姓也知道,上层是一丘之貉,放过同道就是放过自己。老百姓敢怒不敢言,谁舍得拿自己的脑袋去管他们有多少妻妾?老辣回家时保姆正在厨房准备晚饭,说了句今天不在家吃饭,进房把老房子的钥匙放进保险箱跟其它私人重要材料锁好,换了身衣服,拿好手机,口袋里装了本存折,望了望镜子里古稀之年却精神焕发的自己,摇了摇头,进车库开车,路过贫民窟,那里的房子真难看,弯上高速进了花园小区,把车子亭进车库,上了九楼。

  老辣打开门,客厅里散发着淡淡

  的兰花香味,这是阿罟喜欢的香味。厨房的门关着,保姆此刻应该正在准备晚饭。老辣推开卧室门,阿罟正在床上跟女儿玩,连忙把女儿放进老辣怀里:“最近怎么不接电话?孩子们都快断粮了。你不能偏心,什么都给你大儿子,两个年幼的儿女除了一套房子,什么都没有,你还得给他辽宁癫痫病治疗医院们每人买一套房子,我想好了,就买在s市,我不想他们在这里长大。知道你并不爱他们。”

  “我最近没钱,你一开口就是几百万。阿罟,不要吵了,我很累,他们的出路我已经铺垫好了,长大之后,你把手里的私房分一半给他们,就有用不完的钱,让他们读书,随便什么都好,就现在你不要逼我,我手上还有三十几万,这是存折。送女儿去s市我不同意,还是在这边读了幼儿园再说吧,何况我已经给她上了户口,她就是g市人,比s市有前途。”

  “我不信,你都这把年纪了,谁知道你哪天就丢下我们走了,你说过要给我准备好一辈子用不完的钱,可你全部给了他们,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年是我跟在你身边,给你快乐,你连老房子都舍不得给儿子,我凭什么没名没份的跟着你受罪!”

  “你不要太狠,为什么你变了呢?阿罟,你知道我很爱你。”

  “变?你去儿子幼儿园看看,那么多人都不像你什么都不敢,既然那么胆小,以前为什么要把我牵在身边?爱我?爱我还会让我们母子一直见不得阳光,说这话你不愧疚吗?”

  “我早就跟你说了,不要生这么多,你不肯,现在来怪我?”

  “你个老东西,你说得出口?也不知道你吃了什么,这么大年纪还那么有劲,趴身上还不愿意戴套,说什么不舒服,十年我怀孕多少次了?你拿钱给我我去结扎!”

  “你敢结扎我马上不要你了,肚子上一条印看着都恶心。要不是我让你去健身,你肚子早就变形了。”

  “怪不得最近对我们母子不理不睬,是不是又勾搭上年轻人了?积点德吧,放过她们。你孙女都成年了,不是吗?”

  “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说话越来越不像话,你忘记我是谁了吧!”

  “在我眼里你就一老男人,社会地位,我呸,呸!你看看你做的事,人模狗样,专门伤天害理!我那些同学一个个都出息了,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不用偷偷摸摸。就我,当初的高材生,现在困在了你身边,你真有本事就会让我成就事业,不会把我软禁在你身边,还用你那一套来吓我?我怕什么?反正孩子也生了,这一辈子毁在了你手上,你想让我们癫痫治疗过程中有哪些常见误区母子穷死,休想。我告诉你,以后我再不会去医院,怀了孩子通通生下来,你看着办!”

  “你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这些年你要什么我都满足了你,看我现在进项少了就跟我跳脚了?你不过是我用钱养着的性奴,我要你脱衣服你就得脱,我要你听话你就得听,如果你一个孩子都不生,我可能还会有点顾忌。我看你有多大本事,能生多少孩子!进去,脱衣服,不要脸的小妖精,眼睛里只有钱,连孩子都是你要钱的资本!”

  “老辣,你敢撕破脸我还怕什么?就我现在这个样子,走出去还来得及,嫁个比你年轻的男人不成问题。这样好了,我把孩子都给你留下,你给我一百万,我走!”

  “你敢!你拿了我多少钱以为我真没有数吗?还想把他们留下来离开我去嫁人,门都没有!”

  “够了!你个老变态,鬼知道你把钱给了谁,不要让我抓到证据,我会让你们美梦成恶梦的!给你打电话你再敢关机,我就去你家里要人!”

  老辣把女儿丢床上,一把揪住阿罟的长发,反手就是两巴掌:“我打死你个不知进退的蠢婆娘!打死你我最多开除党籍,享受着党的特殊待遇最多判两年刑还监外执行,这就是权利的作用!当初你年纪轻轻贪图安逸,现在来说便宜话,晚了!”

  “你打我?我们今天情断恩绝,我要去举报你,告发你!告诉你,这些年你做过些什么坏事我都清楚,你害过多少女人我也知道,我要让你们整个官场大地震,把你的无耻行为都说出来,你一直把我当性奴,这是你自己说的,我被你软禁了十年,你的罪恶足可以枪毙!你贪了多少老百姓的血汗钱,只要稍微查一下你就是死罪!”

  “枪毙?你见过几个我这个档次的人贪了几个钱被枪毙了的?你还说!你还说!你还说!我打死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我杀了你我去自首,马上就可以放出来,蠢婆娘!”

  老辣顺手拿起水果刀一下又一下刺进阿罟的胸部,血从阿罟的胸部乳房里喷涌而出,阿罟挣扎着,双手死死地揪着老辣不放。阿罟终于不动了,那双好看的眼睛此刻睁得老大,老辣记得第一次见到这双眼睛的时候,带着羞涩,而此刻,好像要召告天下人,她死得好惨。

上一篇:最潇洒傲慢的个性签名_句子

下一篇:沉默千年,只为在时间的缝隙中与你相见_情感美文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