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笔墨 >

谈媳妇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今病小愈网

  四十年前,在遵义县与绥阳县两县交界处,离新舟九华里,距郑场三华里的河坎生产队。队上有一户姓叶的人家,丈夫叫叶禄,妻子叫陈秀,夫妻俩都非常本份,膝下有一双儿子和一个女儿。大儿子叫长青,二儿子叫长红,姑娘叫长芳。一家人的经济、生活,不在人前,也不在人后。

  那时候,这个队上的人家,只要自家的儿子有个十三四岁,父母就开始筹划说儿媳妇的事,父母每到一个地方,或是走村窜寨,走人户,吃酒席,春节拜年,赶场,父母就会留意身边的姑娘,一但点上,就到处托人打听,打听好了就找队上有名的媒婆去说媒。

  正当叶禄的大儿子长青谈婚论价时,老俩口没有闲过,白天、晚上,吃饭,锄禾,特别是靠在床头的时候,老俩口谈得最多。不知有多少个夜晚,老俩口为两个儿子的婚事,没睡好过。

  有几次,陈秀看中了好几个姑娘,就请队上有名的王媒婆去说亲。每次相亲,都说小伙子不错,高高大大,英俊潇洒,娃儿呢,也还勤快,双方大人都说这门亲事还可以,非常满意。没几天后,女方就回信说,叫另选高明。

  为了大儿子长青的婚事,老俩口操碎了心,哪样法子都使尽了,就是谈不成。不是说他妈嘴厉害,就是说他家穷;不是说长青妈吝啬得很,就是说长青脑壳有点问题;不是说他家是黑五类,就说长青是个气包卵。

  一来二去,长青的亲事,谈了不下于三四十处,都是开始满意,后来婉言回绝。

  长青从十三岁就谈几媳妇,谈到十六岁了,还没谈成一桩。二儿子长红也遭到哥哥同样的下场。

  子女的婚事,特别是老大老二的婚事,已成了老俩口放心不下的心事。

  一天,妻子陈秀认真分析了前前后后流婚的原因,想了想说:长青他爸,我看要解决俩个儿子的婚事呀!首先要找问题出在哪里?说我们家穷,谈不上穷,在方圆几十里,我们算中等,说孩子有啥?也不是,俩个孩子都健健康康的,要伙儿有伙儿,凭啥?老吹呀!我总觉得呀!有人在捣鬼。

  叶禄说:对哪!长青他妈,你不说我还没注意。我想起来了,一定是老房子的、、、、、、

  “黄二嫂!”老俩口异口同声,想到了一块去了。

  不过,叶禄家的确是黑五类,一个生产队的人都欺侮他们家,做什么济南哪个医院治小孩癫痫病事,都拿黑五类来稀嗑,就连四五岁的娃儿都用鄙视目光,对待叶禄一家人。

  黑五类也给叶禄家谈媳妇设下天然的政治障碍,再有队上的人们对黑五类的歧视,再有黄二嫂百般的使坏,再有两家人的恩恩怨怨,铸就叶禄家谈不上媳妇。

  每次有人给长青谈媳妇,黄二嫂总是东打听西打听,好象瞒关心的。

  前两天,叶禄从毛盖山收工回来,几个婶婶一起正在摆黄二嫂,说她不管哪家说媳妇,她都要去给人家夺脱,人称“包夺脱。”当时我还不信呢?

  是啥原因呢?黄二嫂这样恨我们,叶禄家相一门亲,黄二嫂就千方百计的给她家夺脱,不管女方有多远,她放几农活都要去给对方说这说那,反正给你夺脱为止,她才肯罢手。

  黄二嫂是有点夺烂事的坏习惯,但别人家说媳妇,她都没象对付叶禄家这样呀!为啥黄二嫂对叶禄家恨之入骨呢?

  原来两家关系一直很好,好得就象一家人似的。还是两家孩子才七八岁的时候,长青从姨妈家带回来一个小猫,两家人的几个娃儿就把这小猫当耍伴,一没事就去逗小猫玩。

  有一天,大人们都去赶新舟去了,孩子们一起玩家家,他们走到哪里,就把小猫带到哪里。黄二嫂的儿子黄刚不小心,把小猫给踩死了,长青知道后,就火冒三丈,就去打黄刚。

  黄刚的姐姐黄容就去拉长青,一边拉一边哭着说:长青哥哥,不要打了,等我妈回来了,我们买猫来赔你。

  长青正在气头上,又在抓扯中,哪听得到一个小姑娘说的啥。只顾拳头交加,打得黄刚皮青脸肿,熊猫一个。长青与黄刚打的过程中,不知何时?黄容被推到在地,撞在了青坎石上,黄容的额头鲜血直流。

  这时,两家的大人赶场回来了,黄二嫂见她的两个孩子被打得如此惨烈,就去追打长青。陈秀就去拦阻,叫黄二嫂不要打长青,有话好好说,长青交给我来处理,你还是先带孩子去李医师那儿看一下,看打到哪的没有?医药费我们出。

  黄二嫂根本不听,只是胸中怒火冲天,两家就收几过去的好,翻山吵了一架。邻居闻声赶来才劝住了。

  黄二嫂这才想几把黄容背到本大队的赤脚李医师那里包扎伤口。从此,叶黄两家成了死对头。

  几年过去了,两家的孩子早已忘记了那回事。大人呢?表面上没事,但心里一直记恨如初。黄二嫂的记仇心特别大,报复心也大。癜痫治疗多少钱

  丈夫叶禄和妻子陈秀找到了儿子娶不上媳妇的真正原因,又如此这般那般,商量好后,立即召开了一个从未开过的家庭会议。

  会议一开始,丈夫推妻子说,妻子呢,又推丈夫说,推来推去,都把孩子们给急了,不知爸爸妈妈要谈什么家庭大事?但他们心中知道这会议一定很重要。因为在孩子记忆中,在这个家庭里,从来没有开过家庭会议。

  会议开始时,是老俩口推来推去的声音,然后就冷场了。

  妈妈,还是你说吧,这么多年了,你不是不知道爸爸,他一急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小女儿长芳按捺不住了地说。

  好吗,我来说:是恁个的,这几年给你大哥二哥说媳妇,老是被老房子的黄二嫂夺脱,今天给大家谈的事,以后你大哥二哥说媳妇,就甭想在附近说了,只有去沙滩,找你们大姨妈想办法,去沙滩给你相嫂子。

  记住,消息不能传出去,就连你的爸爹都不能讲,因你爸妈嘴巴包不住话,万一她无意中说出去了,那就全功尽弃了,上几次就是你爸妈嘴巴快,坏的事。叶禄接着说。

  好的,大家要保守秘密,要相亲到沙滩去,不要在附近谈了,等要结婚的时候,才说出去。大儿子长青说。

  会议形成决议后,大家就各自保守秘密。

  第二天,妻子陈秀就去大姐家。到了大姐家,陈秀一五一十的给大姐说了。大姐说:俩个姨侄的婚事,我说啷格成不了,原来是这样。行!二妹,包在我身上,这也是我当大姨妈的责任呢!

  这方法还真奏效。不到两个的时间,这个大姨妈硬是把长青的媳妇说拢了。

  一来二去,三回九转,全部手续周到,就到谈结婚的日子了。

  长青迟迟不想结婚,一直推三阻四。长青的婚事是他大姨妈同桌同学给他介绍的,还是大姨妈同学的大姐的姑娘,这门婚事应该很牢固。只是长青一直对这门婚事不满意。

  那姑娘道是高高大的,还比长青高一个帽帽,身体强壮,力气也大,一看就是个巴家的女孩子,长青的母亲陈秀就最喜欢的姑娘这一点。

  一开始,长青迫于母亲的压力,只好顺应母亲的意思,才订下了这门亲事。长青每次去拜老丈人,不去同未婚妻玩,确去找未婚妻的大姐玩。

  无论那姑娘给长青做多少双布鞋,钉了多少双鞋垫,还主动找长青玩,对他特别的好,江苏出名的癫痫病医院,去哪找而长青无动于衷,应付一下了事。

  姑娘的爸爸妈妈早就追了好几次,叫早点把婚事办了。

  一拖,长青已是二十岁了。正当国家恢复高考制度,长青高兴得像掉进蜜罐一样,丢下锄头,放下背篼,重新走进学校。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长青从三十多里的县中学回来,媒婆早就在长青家与陈秀谈长青婚事的有关事宜。

  长青刚进屋,媒婆着急就问:长青,今年年底把婚事办了,你看如何?

  娘娘,现在我还没有打算结婚,请你给你姨侄女讲,叫她放心,等我考上学校了,我们就完婚。顿时,媒婆傻眼了。

  长青,你们订婚四年多了,三回九转也给了,该是完婚的时候了。媒婆说。

  长青回答说:是的,娘娘说得对,只不过我不甘心,这辈子没好好读书,机会来了,我不能自己放去,失去这次机会,结了婚,我不会幸福的。

  媒婆说:长青,你一个小学生,况且离开了学校九年之久,还天天与黄泥巴打交道,你能保证考起学校吗?娘娘劝你,不要白费力气了,把婚事办了。

  长青说:娘娘,我要拚搏,不通过奋斗,我不会死心的。你给她讲,叫她耐心等待,到时我真的考上了学校了,不会嫌弃她的。

  媒婆深信长青是考不起学校的,回去后,立即给自己的姨侄女另找了婆家。

  长青采取跳跃式的学习方式,静心研读,刻苦钻研,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贵州大学。

  大哥长青考上大学后,惹红了长红和长芳。长红和长芳相继解除婚约,常以大哥长青为榜样,学习不甘视弱,通过长红和长芳的刻苦学习,也分别考上了四川大学、杭州财经学院。

  黄二嫂的一双儿女也到了谈婚论价的时候,真怪,不知相了多次亲,总是高不成,低不就。不是她看不起别人,就是人家看不起他,一来二去,姑娘儿子分别二十八和二十六了,没有一个如意的。姑娘定婚了好几次,还拿了一二回人亲,都告吹了。队上的人都说是报应。

  黄二嫂想到解决一双儿女的婚事,就同她的三姐导演了一场调调亲。她把自己的姑娘嫁给三姐的儿子,给三姐当儿媳妇,三姐的姑娘又嫁进来给自己当儿媳妇。

  这样就是所谓的亲上加亲,老的呢,既是亲姊妹,又是互为对手亲家;小的呢,既是亲姨表姊妹,又是夫妻;既互为姐哥,又互为北京哪家医院看癫痫有效果舅弟。

  黄容结婚后,生了二个女儿,婆家不高兴,就叫儿子与黄容离婚了。黄容想不通,三年后,就患上了神经病。还不满四十岁,黄容就离开了人世。

  黄刚呢,生了三个女儿,全都是聋哑孩子。三个聋哑姑娘,给黄刚夫妻俩增添了沉重的包袱,压得夫妻俩始终抬不起头来。

  每当一家人坐在一起时,白发苍苍的黄二嫂看着一个个“哑!哑!哑!”的孙女,不由得一阵阵的心酸,两眼有气无力的仰望天空,沉思、、、、、、。

  十五年后,长青与父母带着长红和长芳,从省城回到老家,给爷爷、奶奶垒坟上清。随便去拜访了黄二嫂,长青一进屋,看见黄二嫂苍老了许多,目光灰暗无光。

  长青放下礼物,坐在黄二嫂的对面,问寒问暖。黄二嫂谈话间,一阵阵露出内疚,一个劲的说对不起长青一家,一边说,一边眼露汪汪。

  长青见此情景,知道黄二嫂家一定有事,便叫黄二嫂有什么难处说出来,好给予帮助。

  黄二嫂死活不说,老说没事,长青开导黄二嫂不要老想过去,过去的事让他过去,现在大家都好了,有啥大不了的事,我们共同来解决。

  黄二嫂寻思了好一半天,才将她家的事一一的道了出来,每到伤心处,黄二嫂的眼泪涮涮直流。

  长青听后,把二弟长红和小妹长芳叫到了院坝,商量一番:黄二嫂家的事这么具体,我们不能坐手不管,虽然黄二嫂同我们有些地节,但我们不能计较,我们曾是邻居,还好得象一家人一样。

  大哥,你说吧!,你说咋办?我们听你的。二弟和小妹说。

  长青接着说:我们三姊妹一个拿一万元钱,先把黄二嫂家的房子整修下,然后我们一个承担一个哑姑,先接到省城,联系一下聋哑学校,让她们三姊妹学点一技之长。

  当长青把刚才商量的事告诉黄二嫂时,黄二嫂一听,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黄二嫂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

  三个哑姑学习努力,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学到了不少生存技能,她们三姊妹先后找到了工作。

  三个哑姑安家后,把黄二嫂和黄刚夫妇都接到了省城。两家人在省城找了一家豪华的酒店,开了一个庆功会。

  这一天,他们两家人全是碰杯声、感谢声、笑声,一个个沉浸在幸福的海洋之中……

上一篇:做得好≠做得对_经典文章

下一篇:共享这最后美好的时刻_经典文章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