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自然环境 >

死亡的色彩

时间:2020-10-20来源:今病小愈网

  死亡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色调?
  迷失的人消失在那片黑色里,相逢的人决计会再相逢。
  然而黑暗,是否仅只是潜深在内心深处的一种恐惧。
  黑夜来临,我只有拭亮自己的眼瞳,以待蠕生的空洞吞噬最后一丝光亮……
  《一》黑色心灵
  漫走在街道上,来往穿梭的是纷纷扰扰的人潮。
  汹涌澎湃,海水翻滚出乳白色的泡沫。阴深浓烈,腥重的海水融进分子,融成空气,和着朝夕潮起潮落的更替一起拍过来。
  没有别的什么,只有恶心。然而除了恶心之外,还会有什么呢?
  熙熙攘攘只是表面的繁华,那些潜藏在每一处繁华因子里无不爬纵着肮脏的蠕动的虫,蛀坏了城市的灵魂。
  钢筋水泥撑起了都市的骨架,然而不知道生长在这些框架里的生物,在脱离了水草丰美的田园之后,还会走向何方?
  《二》烟花
  漆黑的夜里,烟花在绽放。
  破空的那一刹,膨胀出眩目的色彩。
  是欲望,欲要把无边的黑色擦亮,陪衬星空。
  然而它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的那一点光芒点亮了自己,还是这黑夜让它更加迷人。
  总会伴随着那些刺耳的声音,于是乎寂静的夜有了可以和白天一样的嚣闹的促因。
  然而,当黑夜的静谧被打破,四下燃起一片尖刻的烟花爆竹的声响,夜,究竟要如何保持它的纯真?
  《三》不死与死-时钟
  悬挂在墙壁上的时钟,指针在围绕着固定的圆心日日夜夜地旋转。
  它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东西?
  指以时间,明以流逝的波涛。
  然而这个小东西真就是那样勤恳么?
  或许,它也有自己的灵魂。当背后的电池在日日夜夜的机械运动中消磨掉仅存的能量,那一刻,活跃在自己的疆土上的时分表针终于停下了脚步。
  它们死了。它们累了。它们终于患上癫痫以后饮食上需要注意什么?可以停下来思考自己存在的价值。
  然而时钟的价值究竟又是什么?人类把这种东西制造出来,并且美其名曰--明白时间,造福人类。然而时间就在那里,时间就在我们的脚下。时间是什么?
  时间是什么?也许对于时钟而言,它的价值从一开始就被定格,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指示时间,为人类。当它的主人在发现指针停下的时候,就明白电池该换了。于是他把旧的电池换下,再装上新的电池,调转指针到应该指的地方。
  时钟又一次复活。滴答滴答地在自己的那块圆上来回往复。
  但是,它知道自己的存在价值么?
  《四》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黑色的存在让我想起了它的对立者,白色。黑与白的距离有多远?时光静静流淌,我不禁哑然。
  恰如死与生的距离,究竟如何丈量?
  死与生,是否横亘着一条河的距离。河流的彼岸,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是生命。纵展一条河流的脉搏。会有边缘,在死与生的交界,黑色,暗一世的秋冷。
  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黑白分明。透过那一束光,我知道还会在黑暗的角落里,存在着太多太多的星尘。街角肮脏的地方,便是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另一角,是否身处在阴霾之中浑浊的灵魂让这种肮脏无限放大了呢?
  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你会在哪里?
  《五》转变的瞬间
  买东西的老者,两个人,同买一捆葱。他们各自分其中的一部分。秤前分好的东西,甲老者连声说称多少都没有问题之类的客气话。然后就各自拿所得的那一份走了。不到十分钟,乘乙不在的空头,甲老者以斤数不够为由找上门来。乙走时丢下儿子,儿子无奈,只好称重。连连强说要等父亲回来再说。因甲的咄咄逼人,局面有些僵硬。甲老者乘其不备,强行拿走一把…乙回来再称,结果少了一斤。事情是我亲身经历,于是拿出意欲问其因果。
  当时,我就曾想他(言词反复者)毕竟也是稚子出生,数北京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十年的风霜尽将那身赤色抛弃,还以今时的反复。
  人,究竟是怎样的本色?五味翻杂之际,想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世间并不缺少如此面具人,但是当其转身的同时,何曾想到他的这种角色转换,如果让他的孙子看见,究竟是怎样的感觉?一心教导诚实守信的爷爷,堂而皇之的变成了一个抢掠者。世间言语的欺骗竟然泛滥到可以戏言一个生命的地步。也许,那个老者也会在转念之余问一句:谁又该对我负责呢?老者最终试图用类似于抢夺的方式结束了我心目中的疑惑。
  原来黑色无处不在着。
  它存在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即便有太阳照耀到的所在。
  《六》精神分裂者
  眼神浑浊,目光呆滞,行动怪异,思绪短缺,外表脏乱…脑袋里可以找出很多的词,来形容我所见到的这个人。他被人俗称为傻子,老爸则定义其为精神病。于是我知道了他所代表的一种人--精神分裂者。
  我看见他特别关注于所好奇的某种东西,并且在投入过多的关注的同时也用手在把玩。当受到某些刺激时,他们会迅速地收回手来,向后趋避,脸上透露出过多的惊恐与小心。
  他们,曾经和我一样的正常。他们曾经应该有很多美丽的日子。美丽的童年,美丽的容貌,美丽的生活。只是被冠以精神疾病。我不想去过多思考其背后的原因,太多的原因只不过是在推塞一个重要的关键--畸形的社会。脑海深处的一个词翻滚。正常。什么才是正常?我不明白。
  没有爱,只有压抑与自私,这叫不叫正常?
  没有宽容,只有打骂与欺骗,这叫不叫正常?
  没有尊重,只有鄙视与欺侮,这又叫不叫正常呢?
  也许,他们的一丝笑,一个动作都无不源自于人最初的坦然。有爱,才会有更多的美丽。
  病与非病的存在,其实就是一种变向的扭曲。
  谁,又是最终的受益者呢?
  《七》禅语
  上课的河南省癫痫病康复医院那个老师比较可爱,梳着长长的辫子,留海儿一抹略带稚气,害羞的时候会脸红。而现在已经很少有她这样着扮的老师给我们上课了,或许她代表了中学的所有寄托,所有的懵懂与无知,所有的美好年华。这样,我就算是在做着一个个梦了。
  一次她给我们说了一个小故事,现在想来还意味犹新。我把它讲给我的朋友听,可算是很好的良药了。
  香客求香拜佛之后和禅师诉说红尘苦恼。禅师问他,什么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香客答,未曾得到。禅师摇头。香客又苦思,说,已失去。禅师依然摇头。香客反问,难道是已得到么?禅师笑着点点头。香客顿悟。
  已失去,已得到和未曾得到,代表了三个时间段--过去、现在和将来。逝去的不可迷恋,未时的尚且未知,唯有当下才是最最需要执著和坚持的所在。欲望和贪婪把人抛向黑暗,吞噬了所喜悦所快乐的事。
  或许,在最后,谁也不曾得到什么。
  红尘如梦,梦如红尘。
  《八》走向末路
  站在除夕的尽头,我徘徊彳亍无法前行。
  烟岚在那里弥漫,兀自氤氲,兀自张狂着青绿色的欲望渗入无边的黑色。黄昏。昏色的黑色的脸。迷茫。耳畔的爆竹噼啪传过来,一层一层烧透了耳朵,连着面庞。
  路,究竟在何方?我竟不见来时的路,更望不到我的前方。前方在哪里?是那些张狂的发黑的红色,吞没了心底留下的惟一的那点喜悦么?春节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呢?当家家户户的那片红色浸在那里时,凝重而苍白无力的空气在那里散布,还会有什么可以留恋的呢?还会有什么剩下来留给明天呢?红色是欲望,而这欲望的边疆则是这夜幕深深……
  夕阳在暖,树林深处烧得一片粉红。好美丽的时刻啊!好美丽的黄昏的夕阳。只是它渐渐远了,远了,远了……直到消失在那一刻,它没有了,消失了。它还能在我的记忆里存留多少分,多少秒,直至完全地离开我,就好像并不曾也没有属于过自己一样。癫痫看好要多少钱我的幸运又在哪儿?我的喜悦又在哪儿?
  那一天,我曾那样开心地告诉朋友我看到流星从我眼前滑过,我曾看到它那样亮那样明那样洁白,我曾看到它亦如小时候看到妈妈买糖果的欢呼,然而那样又怎么样呢?我告诉朋友我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人呢,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它还是会和夕阳一样,随着黑色黑暗黑浓浓的雾色一样,慢慢消失在我的生命里。然而曾经的我,是那样的相信,它们一直存在着。它们一直在我的生命长河中兀自张放着花朵,没有死亡,没有消失。在那里,依然还在那里。我甚至还单纯地把它们划进记忆,让它们美丽。然而事情究竟是这样么?我不知道,只是我知道我不快乐。
  在粉色的镯光慢慢消减它的光晕的过程中,我没有做什么,我只是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它消失了自己的颜色。
  黑色慢慢侵入,那个曾经的光华的美丽消失了温度…
  我在末路,并且已经踏上旅途。
  《九》我是泥土
  那些琐碎的事情在羁绊,那些书本里的传说在绵延。
  我是泥土,可以抟造成人的泥土。你是浪花,可以潮长潮落的浪花。
  浪花在海里,遥远的浩瀚的碧绿的大海;泥土在原野,小溪与河流交汇的岸芷汀洲。
  永远都没有起点,又何来的终结。
  那一轮月又悬自在那里,没有花开,没有水声,没有千千万万的燕尾蝶扑棱着粉色的翅走向彼岸--水草丰美,花开花谢。
  一切都静在那里,仿佛在等待,等待着谢幕前的惊艳。
  谁会是主角呢?华丽之后,筵席散却,水还是水,你还是你,一切都还在,只是心却没了。无法回答一些问题,因为它们简单到要用一生去印证它的正确。
  然后,暮色已昏,夜已冰凉,无眠的人在声声捣药的凄凉中泛舟。
  山水都浮过来,心突然乱了。
  一切都乱了。
  一切都乱了…

上一篇:当你想起我已不是我散文

下一篇:曾经爱过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